首頁
關於那把“槍”全本
排行

關於那把“槍”全本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7月05日

陸渢帶著安折在深淵裡尋找安折口中的那個山洞,儘管經過了好久好久,一切都可能物是人非,但他還想找到安澤,那陸渢就陪他找。他們撿了些木頭,在兩塊大岩石支成的天然帳篷下架起了火堆,秋天終於到了,陸渢從包裡拿出兩個橘子,塞進安折手裡,安折想起他曾問過陸渢橘子是什麼味道的,陸渢告訴他等秋天,現在秋天到了,陸渢也把橘子帶來了。安折小心的剝著橘子皮,陸渢則坐到他對麵,饒有興趣的看著他,他注意到陸渢的視線,故意不去理睬,把金色的橘子塞進嘴裡,秋天的橘子清甜可人,小安折很喜歡,陸渢猜到了,小蘑菇默默的吃著橘子,陸渢就這樣半笑不笑的盯著他看。,風吹的草發出巨大的聲響,可秋風明明那麼溫柔。陸渢警覺的站起身來,緊盯著不遠處半身高的長草,他是個常年呆在野外的人,又是這世界上最後一個審判者,他的判斷力不容置疑,果然不出所料,他們碰上了它,可它又偏偏想吃了他們,陸渢果斷抽出腰間的槍,朝著那黑“東西”開出第一發子彈,那龐然大物的“東西”發出尖銳的鳴叫,並在他們麵前進化,一雙透明的翅膀從它背部扭曲掙紮而出,它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,進化的代價可想而知的疼。趁它無暇顧及,陸渢牽起安折的手,把他安頓在岩石後麵,自己則單手攀上岩石,朝它開出第二槍,這第二槍打斷了它的變異,它的翅膀被打穿,它被慣力向後推去,它向後撤了幾步。它後撤了幾步後發出“滋滋”的聲音,十分憤怒。陸渢從岩石上跳下,朝它開了第三槍,黑色的液體從它身上的甲殼裡滲出,它徹底被激怒了,向陸渢衝去,但陸渢作戰經驗充足,它根本不是陸渢的對手。小安折從岩石後悄悄探出頭來,他知道陸渢的實力,但他還是擔心,擔心出現任何“萬一”的情況。陸渢靈活的牽製它,第四聲,第五聲,隨著第五聲槍聲的響起,它嗚嚥了一聲,終於落幕,陸渢麵無表情的站在那裡,隻是他察覺到安折的視線,他輕輕一笑,特意把槍在手指上轉了一圈後才穩穩的插回腰間,他的狀態平淡,彷彿這場激戰從未發生過一樣。安折從岩石後麵走出,走到陸渢身邊,陸渢則伸出手摟住他,讓他來不及去看到下的怪物一眼,即使陸渢知道,安折並不會被嚇到,但他還是不想他看到那怪物猙獰的死狀。長長的草掩著倒下的怪物,那怪物從遠處看想一塊黑色的大石頭,並不吸引人注意,他們回到岩石下,安折彎腰撿起剛纔不小心掉的半個橘子,他用水衝了衝,意圖塞進嘴裡,陸渢打斷了他的動作,“彆吃了,都臟了,再說這橘子一旦發生變異,你吃完會難受的。”“哦,”安折放下橘子,他湊近陸渢,靠在他的肩膀上,陸渢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“怎麼了,困了嘛?”陸渢撥起他軟軟的頭髮溫柔的問道,極光色的眸子閃閃發光,像春水,像碧江。小安折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:“你從哪裡找到它的?”陸渢很快反應過來,他說的是那把槍,安折認識那把槍,因為那把槍把底刻著“GL”,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,那把槍曾陪他走過一段時光,波利是審判庭的創始人,他曾經告訴過安折,審判者的槍不能離身,這是審判庭的宣言,他也曾向紀伯蘭考證過,紀博士說那把槍對陸渢來說十分重要,他一直帶在身邊。陸渢是一個一生效忠人類基地的人,他一生都按照“人類利益高於一切”的原則生活,可這樣的陸渢,一個人們口中“十惡不赦。”“殺人不用認證”的審判者,卻違背了自己的原則,留下那把槍讓安折自保,那段日子安折每晚都會把那把槍放在枕頭下麵,就好像陸上校在他身邊一樣,這樣他可以更安心的睡去。安折的問題讓極光色的瞳泛起漣漪,陸渢淡淡回答他,卻答非所問:“那是他的槍。”,陸渢繼續道:“那天在城門口,我們對視,我看著他綠色眼睛時,他會心一笑,可我還是開了槍。”說到這陸渢的聲音微微顫抖,即使微乎其微,安折還是聽出來了。。

關於那把“槍”全本最近章節
闕上錦雀子留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我是他人眼中一無是處的廢物贅婿;但,上門女婿,未必不能翱翔九天!倘若她要,我就可以,給她整個世界。
  •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,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,那些瞧不起他的人,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,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!
  • 少年林軒,靈脈破碎,遭人欺辱。偶得神秘小劍,開靈脈,練神功,悟無上劍道,衍化攻伐聖術! 一劍星辰滅,一劍神魔驚,一劍在手,一世狂神!